地方学研究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阿尔寨石窟与宗教文化
2017-12-05
字号:

    由于我们生长在鄂托克草原,所以对这片土地有更多的热爱和眷恋。作为旅游景点,作为宗教文化传播场所,从地理环境以及人与自然的交融来看,我们觉得鄂托克草原上有两处具有鲜明特色的地方。一处,像袁枚的诗《独秀峰》“来龙去脉绝无有,突然一峰插南斗”一样,在鄂托克一望无际的平坦草原上,也有兀然屹立的一座高约40米、东西长约200米、南北宽约80米、状似平台的红砂岩小山,沿山体周围凿有众多石窟,这是“草原敦煌”阿尔寨石窟。另一处,沿着乌仁高勒深深的峡谷走去,在五圣水之地峡谷阶地上有一座庙宇,这是由班禅大师道尔吉桂冠的、有一代神明奇观堪布尊称的著名医学家达尔玛扎拉森敖訾尔·班迪达(哲人学者)于1921年主持建造的迪雅恩庙。文化是自然界的人性化。平原有平原的宽阔,峡谷有峡谷的深刻,这都是大自然的造化,是人的天性与自然界的灵性的沟通与融合。漫步平原,体会心胸坦荡的自然神态;走进峡谷,感悟虚怀若谷的无为境界。笔者之一曾经写过诗歌《虚怀若谷》:洪水清泉涤世俗,悬崖峭壁斩红尘。惊涛骇浪随它去,于无声处定乾坤。①

    相比之下,阿尔寨石窟有更多的文化内涵。据有关学者考证,阿尔寨石窟开凿于北魏时期,经历多朝变迁,到了西夏、蒙古汗国、元朝时期发展为宏伟壮丽的古刹名寺,并延续至明代。这里曾经是以密宗为尊的藏传佛教噶举派圣地。石窟的壁画内容有佛像、菩萨像、天王像、明王像、罗汉像、诸天鬼神像和藏传佛教上师、高僧、护法神像、双身佛像以及佛教本生、变相故事图、供养人图等。也有帝王、后妃、贵族、平民以及山川草原、飞禽走兽、宫殿帐房、服饰等。其中的《各族僧侣俗人等礼佛图》最早将蒙古、藏、党项、汉民族的人物同绘于一图,是中世纪草原地区各族人民友好相处的历史写照。②

    应该说,把各族僧侣俗人共同描绘在一张图画内,反映着蒙古族平等对待各种宗教和普通民众的观念和心态。就主体而言,在本质意义上,以人为本、遵循自然规律的蒙古人,崇拜英雄不信神。数百年来,蒙古人对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致祭行礼,崇敬的是现实生活中出现过的英雄人物,继承的是他作为一个人的精神内涵。蒙古人多数不信虚幻的宗教,但是能够包容和善待各种教派信徒,而且愿意作为一种文化来潜心研究世界各大教派内容。比如,在《圣经》箴言中,就有“侧耳听智慧,专心求聪明;以智慧立地,以聪明定天”等,是很多普通民众能够接受的名言哲理。有位宗教信徒说过:“同样的语言文字,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解读。”也就是说,有不同经历和不同观念的人们,在同样的语言文字里,可以各取所需地找到智慧光芒和心灵慰藉;换句话说,只要有卓越智慧和超凡能量,完全可以说着现实生活里的话,办着现实生活里的事,让任何不同宗教派别里的人们,共同感受同样的真诚和温暖。

    学者认为,成吉思汗法典即“大札撒”最高明、最有现代性的内容就是宗教宽容:“尊重任何一种宗教信仰,任何一种宗教都不得享有特权。每个人都有信仰宗教的自由。”在成吉思汗及其子孙的征服范围,现有的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都已具有相当大的势力,此外在蒙古人中盛行的萨满教,还有摩尼教、祆教,中原的道教、儒教,一些较小族群的原始宗教更是五花八门。成吉思汗一碗水端平,既不偏袒,也不打压哪一家。尽管他本人先是信奉萨满教,后尊道教的长春真人为师。这种政治胸怀并非成吉思汗所独具,中原王朝一向实行政教分离、多教并立,比蒙古人更早的草原霸主契丹人的大辽国亦复如此,甚至吐蕃人(今藏族人)强势期间也是实行宗教宽容政策的。这比起前现代欧洲人和西亚人的“圣战”,当然更文明。成吉思汗比中原帝国的统治者实行宗教宽容更难得的是,他是一个十分强势的征服者,却很明智地守住了权力的边界。③

    成吉思汗尊道教的长春真人为师,并不是他信仰道教,而是把道学作为一种哲理愿意研究探讨。据《成吉思汗封赏长春真人之谜》记载,成吉思汗听过长春真人所讲的道家哲理后说:“你以道家精义,恳切教诲,我恭敬、严肃地听完了。所说的内容,都是很难做的事情;然而,怎敢不遵从您的仙命,勤恳去做!”还命令近臣:“录之简册。朕将亲览。其有玄旨未明者,续当请益焉。”④可见,成吉思汗感觉到了道学的“玄旨”,但还是“未明”,所以谈不上信仰。作为崇拜天地、注重人的天性、遵循自然规律的蒙古民族,最容易接受的就是阐述自然法则的老子道学。因为道学所揭示和反映的是客观存在的自然法则。人们崇拜天地,是因为意识到除了自身有限的力量之外,还有一种无形的更大的自然能量存在。人们不知道它来自哪里,一般认为来自天地,而老子认为来自“道”。在“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认知过程中,如果能够超越对天地和神仙的崇拜,而达到理解“道法自然”的境界,那么人类社会就会有另一番景象,会有共同的信仰。

    崇拜天地比崇拜神仙强。因为天地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唯一的自然环境,而神仙只是自然法力的多种甚至是相互排斥的扭曲的抽象反映。崇拜天地,寻求的是人与自然的一种心灵感应。庄洪在《蔚蓝国度》中认为:信仰是人类对宇宙真理的认识和对灵魂层次的追求。它出自人的灵魂,是灵魂本能地对宇宙高层生灵的崇拜、景仰、追随,是人对灵魂成长目标的渴望与信念,它表现为人的虔诚的心态和执著、坚贞、勤力、善良的行为,是人的心灵力量的源泉。直觉感应是信仰的最初信息,把它归纳为理性同时还伴有强烈感情,并在行为上形成自己的目标趋向,直觉感应就成为个人信仰。个人信仰经过同社会生活的融合,唤醒更多人的灵魂,形成共同的精神追求,个人信仰就演化为社会信仰。笔者认为,最容易使人的自身自然与宇宙自然形成同构同序的共振感应,使人的灵气与自然灵性形成信息交融的地方,即天然形成人杰地灵的地方,就是包括鄂托克草原在内的辽阔无际的大草原。对此,姜戎在《狼图腾》中有生动形象的艺术表述:残酷美丽的草原,不仅是华夏民族的祖地,也是全人类的祖地和摇篮。草原是人类直立起来“走向”全球的出发地。草原大地是人类最古老的始祖母。有一种古老温柔的亲情,从草原的每一片草叶每一粒沙尘中散发出来,将人紧紧包裹。在草原上,能够感到来自草原地心的震颤与呼救,使人与草原有一种心灵深处的共振,比儿子与母亲的心灵共振更加神秘,更加深沉。它是一种隔过了母亲,隔过了祖母、曾祖母、太祖母,而与更老更老的始祖母遥遥的心灵感应,在人从未感知的心底深处,呼唤出最远古的情感。

    宗教是一个虚幻的世界,“是还没有获得自身或已经再度丧失自身的人的自我意识和自我感觉”。人们在现实中感到困惑、迷茫和无奈,便在虚幻世界里得到某种回避和解脱。人们信仰宗教,并不想放弃对现实幸福的追求和渴望。如恩格斯所言:“就连《启示录》也不能满足于这样的天堂:人们都光着屁股坐在潮湿的云端上,用多少带血的手弹拨着竖琴,永无休止地高唱着众赞歌。”但是,我们不能一阵寒风把乌云吹散,把在潮湿的云端上高唱赞歌的善男信女们,冷不丁一下子给摔下来,而是要多做潜移默化的工作,有个缓冲,使他们能够平稳地“软着陆”。这就需要有卓越智慧和超凡能量,与宗教信徒们有种内在心灵的沟通。因为他们更需要智慧阳光的普照和情感雨露的滋润。我国曾经靠政治力量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抛弃了关于人民处境的“幻觉”,却没有解决现实生活的困境,而且使那需要幻觉的“处境”变得更加艰难。可见,解决不了需要幻觉的“处境”却抛弃了关于处境的“幻觉”,那只能难上加难。我们认为,当人们还处在需要幻觉的处境时,有某种幻觉总比连幻觉都没有要好一些,有宗教信仰总比什么信仰都没有要好一些。我们应该清楚,并不是因为有宗教使人们“没有获得自身”,而是“还没有获得自身”的人们寻求了宗教。如果“还没有获得自身”的人们,在现实里连“自我意识和自我感觉”都没有,那是更可怕的事情。如果说在宗教领域里主宰世界的是各路神仙,那么在商品社会里主宰世界的就是金钱钞票。受金钱的统治比受神仙的统治强不了多少。人们向金钱膜拜和向神仙跪拜,其性质都是一样的,都是没有“获得自身”的表现。因此,把宗教信徒带回现实生活中,他们依然会面临更大的现实压力,而且还少了几分虚幻缥缈,多了几分残酷血腥。

    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来思考问题,即不必一定要把宗教信徒带回现实生活中来,而完全可以把现实生活渗透和融化在宗教领域中去。在宗教文化里也有科学内涵。《大乘百法明门论》等所谈到的心法,都是心理学所研究的科学道理。现代心理学家只研究到六识:眼识(视觉)、耳识(听觉)、鼻识(嗅觉)、舌识(味觉)、身识(触觉)、意识(知觉),而佛教却早已研究到了八识,除前六识外,还有末那识和赖耶识。孙中山认为:“佛学是哲学之母,研究佛学可补科学之偏。”鲁迅说:“释迦牟尼真是大哲,我平常对人生有许多难以解答的问题,他居然早已明白地启示了。”其实,虚拟与现实原本就是一个有机整体。信仰和不信仰宗教的人都需要虚拟世界。因为虚拟世界原本客观存在。宗教是人所创造出来的,因此在虚拟世界里各路神仙的较量其实就是人的智慧的较量;“人所固有的本质比臆想出来的各种各样的‘神’的本质,要伟大得多,高尚得多,因为‘神’只不过是人本身的相当模糊和歪曲了的反映”。我们认识到这些,就能够有效清理宗教市场,合理整顿神鬼队伍。

    总之,阿尔寨石窟有很多宗教文化遗产,我们应该很好地保护和传承,但是不需要神化它,而是科学地解释它,才能使它更具吸引人的文化魅力。不仅还原历史的真实性,也体现我们与时俱进的科学性。

    参考文献

    ①包海山:《迪雅恩庙散记》,《以人为本,实现全面而自由发展》,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2年11月。

    ②纳·巴图吉日嘎拉、苏雅拉:《阿尔寨石窟--鄂尔多斯文化明珠》,《鄂尔多斯学研究》,2007年3期。

    ③鄢烈山:如何解读《成吉思汗法典》,南方周末本文网

    ④格·孟和:《论成吉思文化及其意义》,《鄂尔多斯文化论文集》,2006年11月。

    作者单位:巴图、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会

    来源:奇朝鲁、郝健君、尚志强主编《幸福鄂托克 祥瑞阿尔寨--首届鄂托克·阿尔寨文化高层论坛文集》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中国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jnzgj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