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众时评 - 郭松民首页
中美较量:从朝鲜半岛转向台海
2017-12-16
字号:

    这两天,有几条和朝鲜半岛及台湾有关的新闻,联系起来看特别有意思。

    第一条: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12日说,美方愿意与朝鲜进行无条件对话,时间可由朝鲜方面决定,内容不限,“哪怕谈天气都行”。

    第二条: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发布消息说,空军在11日开展了例行性常态化体系远洋训练,多架轰炸机、侦察机“绕台巡航”,锤炼提升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能力。此前,解放军“绕台巡航”日渐频密,甚至出现了一周四次的“热闹”景象;

    第三条:美国总统特朗普12日正式签署2018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当中纳入容许台湾和美国军舰互访的敏感条款。如果这一条款被落实,将是自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签署《上海公报》,美国承诺从台湾撤军,至1979年中美建交前,驻台美军全部撤出38年后,美军第一次重返台湾。

    这些消息意味着什么呢?

    很明显,美国急于从东北亚脱身,把重点转向台湾,甚至开始为武力干预中国统一做铺垫!

    先说美国为什么要从东北亚脱身。

    正如笔者此前反复强调过的,朝鲜,甚至获得核武器的朝鲜,都不是美国真正的目标,美国之所以把朝鲜核问题的调子炒那么高,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目的是为了围堵中国、拖住中国、敲诈中国。

    时至今日,美国在东北亚追求的目标,比如部署萨德系统、强化美日韩联盟、向日韩销售武器、离间中朝关系等,都已经落实或基本落实。

    在这种情况下,和朝鲜达成某种妥协,至少建立起某种沟通的管道,把这些成果稳定下来,防止一不留神真的和朝鲜发生军事冲突反而把自己套住,不能真的“炒股炒成股东,泡妞泡成老公”,就成了美国在东北亚下一步的政策目标。

    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是,朝鲜为什么不会成为美国的真正目标?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位于鸭绿江、图们江和三八线之间的朝鲜,处于东北亚的核心地带,从来都是美国力量投送的极限。近代以来,只有中日俄有能力真正进入这一地区。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日本投降之际,美国总统杜鲁门也承认这一地区属于苏联势力范围。

    从历史上看,美国仅仅在1950年9月仁川登陆后,朝鲜人民军的防御瓦解,中国尚未介入的不到两个月的“真空时间”里侵入过这一地区,美军不旋踵即被中国人民志愿军驱赶至三八线以南,此后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再未越雷池一步。

    这个地缘政治规律与历史教训,美国刻骨铭心,应该不会忘记。

    从现实力量对比的角度看,朝鲜核武器作为维护东北亚和平的力量,极大抬高了美国在朝鲜进行战争冒险的成本,也极大遏制了日韩追随美国发动侵朝战争的冲动,同时更在客观上大大减轻了中国维护朝鲜半岛和平的军事压力与成本,使美国在东北亚拖住中国的努力显得事倍功半。这就使得美国设法从东北亚脱身成为必要。

    美国深知,朝鲜的核武器目的在于自卫,只要不发动大规模侵朝战争,朝鲜核武器对自己并无威胁。

    至于朝鲜发展核武器会不会导致核扩散的问题,美国很清楚,自己纵容并默许以色列拥有核武器的行为,已经彻底破坏了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并且极大刺激了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社会追求核武器的愿望。

    美国明白,自己和朝鲜的冲突属于地缘政治范畴,只要双方划清利益边界,即可相安无事。但美国和伊斯兰世界的冲突属于“文明的冲突”,无远弗届并且无解,这才是对自己最致命的威胁(如果911事件的飞机上有一件核武器,那将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情景?)!

    因此,和朝鲜妥协,通过适当满足朝鲜的安全愿望换取朝鲜不向伊斯兰世界进行“核扩散”,这才是美国的当务之急。

    美国的政治精英是现实主义者,考虑问题首先从现实利益出发,并不像中国自由主义精英那样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病态敌视朝鲜。

    未来,朝美接触、谈判的道路必定曲折,但相互妥协的大局已定。不出大的意外,应该会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再说中国统一问题。

    在当今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和世界大国中,中国是唯一没有实现国家统一的国家。

    按照十九大确定的“两个一百年”路线图,沿着“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路径,“到2050年,中国将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但是,如果统一都没有实现,谈何“强起来”?世界上并不存在没有统一的“强国”。

    由于中国没有统一,多年来,中国付出了巨大的外交和经济代价,并成为中国走向世界的最大掣肘。只有实现统一,中国才能充分发挥在西太平洋应该具有的影响力,才谈得上“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的问题。

    所以统一势在必行,不能久拖不决。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机不断绕台飞行,绝不是为了眺望阿里山、日月潭的美丽风景,而是为未来可能发生的统一战争做准备。

    从历史的角度看,这次统一拖延的时间已经太长,甚至过长了。

    自郑成功从荷兰殖民者手中收复台湾后,台湾第一次与祖国大陆分离,发生在明末清初。如果从1644年清兵入关算起,到1683年施琅收复台湾,其间经历了39年。

    台湾第二次与祖国大陆分离,则是因为中国在甲午战争中战败,根据《马关条约》,台湾沦为日本殖民地,至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中国收复台湾,其间经历了50年。

    1949年新中国成立,蒋介石率领残兵败将割据台湾,台湾再次与祖国大陆分离,到今年为止,已经68年了。

    中国迟迟不能统一,主要就是因为美国的介入。1950年,美国第七舰队侵犯台湾海峡,成为阻碍中国统一的最大障碍。中美建交后,美国又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成为台独势力的主要支持力量和精神支柱。

    朝鲜核问题引发的东北亚危机,在经过多年的较量、博弈之后,最终将以各方默认朝鲜拥核而逐渐恢复平静。朝鲜核武器将有效平衡美韩在常规武器方面的优势,恢复半岛军力平衡,这将成为半岛和平的最有力保证。

    中美的较量将由此转向台海。国家统一是中国核心利益,中国没有让步的空间,也没有模糊的空间。在中国目前的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基础上,中国能不能按照自己的时间表实现统一,其实不取决于美国,而取决中国自己的国家意志!

    一个令人欣慰的指标是,中国方面已经表态,美舰停靠台湾之日,即是中国收复台湾之时。这个表态极其清晰,而解放军空军军机持续绕台,等于为这一表态做了背书。

    统一,将成为中国“强起来”的起点,也将成为进入新时代主要标志。我们期盼着!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郭松民:恶搞《黄河大合唱》是一种危险2018-01-29
    ——时下谈韦伯抓住了要害!
    2018/1/30 21:10:10
  • 中国的经济改革与发展还是比较成功的,只是前二十多年多少显得有点“悲壮”与无奈,缺少抗战之初主动逼蒋联蒋抗日的那种韬略,但客观上已经把美欧日挤兑的够呛了。下面随着经验教训的不断总结深化,中国在新的掌门人的领导下,将可能变改开之初略显被动的适应与融入世界以求发展的策略为主动引领、推动世界向好的方向发展的主动策略。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统一取决于中国人自己的意志与决心。外部势力对中国统一的干涉本质上是出于对中国的发展壮大与主动引领世界苗头的恐惧。
    2018/1/2 20:53:49
  • 朝鲜半岛,东海台湾,南海东南亚,印度都是美国制约中国的支点。
    2017/12/24 10:20:45
  • 让小孩子处理战争、饥荒这类大问题,那要大人做什么?不能为难小朋友。
      
        上世纪80年代初,经两蒋长期压制而形成的堪称独特的台湾文艺之风吹到大陆,在“承认我们不行”的大环境下,革命激情余烬尤在、余温尚存的大陆文人艺人,当然不服气:“外婆的澎湖湾”“小小的一片云,慢慢地走过来”“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沥沥沥,淅沥沥沥下个不停”……这有何难?难道我们不会。这东西好弄,既不需要革命斗争实践,又不需要生产建设经验,只要不憨不傻,有一点艺术细胞,就能搞出来。

        于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张翼德学起了绣花,关云长做起了盆景,赵子龙哄起了孩子。所以,中国的音乐家们——不忍心点他们的名字——不费吹灰之力,便弄出许许多多这样情调的歌曲,同样风靡全国、蔚为壮观。不过,人民艺术家,不知不觉,就沦为艺人了。
      
        然而,开天劈地的粗手,摆弄起盆景,总让人觉得笨拙。听他们的音乐,总有一种“铜琵琶,铁绰板,唱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味道,不那么“纯正”。可惜了,那双双本应大显神威的手。老实说,这种创作“意林”“唯美”“鸡汤”类文章的本事,大陆的文人艺人,算上最著名的新派儒家、传统文化大师,也比不过生长于台湾文人艺人,毕竟,你们没住过思想牢房、没戴过精神枷锁,没亲身尝过那味道。
      
        台湾校园歌曲、怀旧歌曲、鸡汤小品、言情小说,美不美?当然美,美妙不可方物。我刚满三岁的孩子说的话,能逗得我们全家山欢水笑。但是,我总不能不让孩子长大吧!他要老是这样讲话,我不但不会喜欢,反而会发愁。所以,我会精心培养他,期盼他长大。
      
        在亢奋的祝福、祈祷声中,在歌曲《明天会更好》的粉饰下,世界战乱频仍,三座大山悄然而至。谁敢说明天一定就会更好?
      
        罗大佑们,又三十多年过去了,你们长大了吗?
    2017/12/21 9:34:01
  • 这些东西,对台湾两蒋当局的黑暗统治,起到很好的粉饰作用,甚至可以被誉为文化繁荣,所以,都受到台湾当局的吹捧。这些东西的产生,就如旧社会中国女人裹的小脚,如西方女人挤细腰一样,是极大压迫下的感情、思维、心理畸形的表现,那有什么自然、天真?顶多也就是一种自我麻醉,娱己娱人且误己误人。看了这种作品、听了这种歌曲,只觉得台湾文人、听众很可怜,深切地同情他们。
      
        罗大佑生于1954年,恰生活在动辄得咎的黑暗统治时代,从未享受过一天的自由,已经彻底丧失了向往自由和憧憬美好的冲动。创作《明天会更好》时,罗大佑已经31岁了,再说“少年的心”已经不太合适,也该知道泰山、华山、黄山等名山大川,远比玉山更能代表中国。

        但他的心智仍然停留在“少年”时期,恐怕永远要定格在这个年龄。少年时,蒋氏不允许其长大,中年时,他本人不敢长大,年过半百时,他已经适应了这种环境,自己不愿意长大了,反而向全世界炫耀这种长不大的好处。恰如被长期捆绑的小脚、细腰,即使松开布带也不会恢复原形;戴惯了枷锁的奴隶,如果砸开了枷锁,反而觉得浑身不自在;住惯了笼子的小鸟,飞出笼子,反而不知所措。
      
        1985年,大陆已经开始解放思想、改革开放,那种充满革命激情和建设豪情的社会主义文化氛围正在淡化而褪色。然而世界并不太平,“和平与发展仍然是世界的主题”。仍然只有“少年的心”的罗大佑们突然面对“战火”“饥荒”之类重大问题时,就如小脚女人面对马拉松,细腰女人面对200公斤级举重,小孩子突然面对一群猛虎,手足无措,力不从心,勉为其难,给出“祝福”“祈祷”这种奇葩答案,也就不难理解了,因为他的心智决定着他根本想不出别的什么东西。但罗大佑毕竟不是小孩子,他已经是31岁青壮年,面对如此难题,一番挖空心思、搅尽脑法、搜肠刮肚之后,只能是哭一阵,顶多算是撒一串同情的眼泪,别无他法。
    2017/12/21 9:31:09
  • 1949年,蒋氏政权跨台,一小撮反动势力在蒋的带领下,裹挟大批无辜群众,逃到台湾岛。从此,极端仇视中国人民的蒋氏集团,丧失尊严、丧失气节,心甘情愿、死心踏地充当美、日帝国主义的走狗,反共、反华、反人民、反社会主义。

        共产党宣扬的革命、斗争、反抗、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工农兵、独立自主、民主、平等、解放,甚至美帝国主义宣扬的自由、法治、人权、宪政(那时民主的旗帜由社会主义阵营举起,而不是美国举起)等这些高大上的理念,不论姓社姓资,蒋氏一概封杀。

        对岛内人民的反抗,则采取疯狂屠杀和极端钳制政策。因言获罪者,不知凡几,其著名者有雷震、李敖、江南、陈映真等等。
      
        蒋先生为台湾人的思想、思维、思路做了个铁模范:文人、学者、专家、教授、作家、艺人、记者、编辑等等,所有人的文化心智均不得超过18岁,擅越雷池者,参照雷震、李敖、江南等案办理。

        陈诚、蒋经国、谷正伦等得力干将,准确理解总裁意图,将这一心智标准下降到16岁,胡适、龙应台、余光中等文化锦衣卫为邀功请赏,将这一年龄又下调到14岁;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文人,出于恐惧,通常只敢使用12岁的心智。
      
        蒋氏父子统治之下的台湾文人、学者、专家、教授、明星、记者、主持人,或主动、或被动地被培养成文化“巨婴”“侏儒”。所以,台湾的作家们,比如琼瑶,顶多运用十四五岁、最多不过十七八岁的心智,模仿着大陆革命文艺的样子,去掉其中革命、反抗等灵魂,写点莫名其妙的爱情小说,糊弄一下年青人,美其名曰“言情小说”,不知道是褒还是贬。

        富人家的孩子,其实,也很可怜,尝不到爱情的味道,只能用这种替代品。三毛、龙应台等人则写一些心灵鸡汤,把人弄懵,美其名曰“意林”“唯美”“鸡汤”,中国的《读者》杂志上最喜欢刊发这样的文章。而音乐人,则搞些怀旧、乡愁、校园歌曲,欣赏能力、心智水平不超过中学生。
    2017/12/21 9:27:30
  • 不革命、不斗争、不反抗,不劳动、不生产、不建设,光靠“遥远的祝福”“虔诚的祈祷”,无论你多么青春,再能多活多少年,多么擅长强颜欢笑,也不可能看到“明天会更好”。
      
        这是一首典型的小资产阶级情调的歌曲,在让“明天会更好”方面没有一丝功效,在麻醉反抗方面,却是药到人亡、效果极佳。
      
        同事说,这首歌某年某月某日某地,中国百名歌星联袂演绎,盛况空前,经久不衰!不管是百名歌星,还是千名、万名歌星,不管怎么包装、场面多么宏大,思想如此颓废、伪善的东西,我还是反感,而且包装越是豪华、场面越是宏大,就让人越反感。
      
        据查,此曲诞生于1985年,地点是台湾,作者罗大佑,祖籍广东,生于台湾岛,的确是个高产的、名满中华的歌词作家。
    2017/12/21 9:22:46
  • 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曾经饱受苦难且也正在经受苦难,面对过史无前例的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等三座大山的黑暗压迫,我们也不想过那种日子,我们也憧憬美好的明天,但我们的经验是坚忍不拔地与这些黑暗势力做斗争。

        中国人民也写也唱关于美好的未来的歌曲,“这是最后的斗争,英特纳雄奈尔一定会实现”,“愿将这满腔热血染山川,粉碎你旧世界,奴役的铁锁,为后代换来那幸福的明天”,“用我那大吊钳推着地球转,挥手起风雷,顽石要打穿,毛主席领我们向前进,革命前程多灿烂”,“共产党的恩情比那东海深,渔民的光景一年更比一年强”,“看好咱们的胜利果,幸福的生活一年更比一年强”,“幸福不会从天降,社会主义等不来”,“渔家姑娘在海边,练呀么练刀枪”,“把敌人彻底干净干净彻底消灭完,和平幸福万万年”,“愿亲人,早日养好伤,为人民求解放,重返前方”,“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

        我们对美好的明天也充满向往,也不希望“饥荒”“战火”,世界动荡,生民涂炭。这个心情,大家是一样的。但是,我们绝不会搞什么“遥远的祝福”“虔诚的祈祷”,让那些受苦的人在“笑”“哭”“祈祷”中,“等待”“大地光彩重生”!

        我们的做法是,搞清谁是敌人,谁是战友,在什么思想的指导下,觉悟起来、团结起来、组织起来,革命、斗争、反抗,劳动、生产、建设,流血流汗!

        我们共产党人自己这么做,我们也告诉那些在“饥荒”“战火”中受苦的人也这么做,支援他们这么做。我们认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能让“明天会更好”!
    2017/12/21 9:19:48
  • 吴铭:谈谈文艺创作中的罗大佑现象
    2017-12-20  来源:微信“产业人网”  

        《明天会更好》这首歌曲已经流行很多年了,很多人爱唱爱听。我写这篇东西,实在是有些焚琴煮鹤,有伤大雅。
      
        这首歌我不会唱,也不喜欢听。单位组织年终演出,要集体唱这支歌,我不太情愿,但须随喜,不宜反对。所以,邂逅了这首名曲。
      
        这首歌是关于世界和平与发展这些重大课题的。作者也关心世界,他也能看到“远处的饥荒”“战火依然不停”,大约也能感同身爱。但准确地说,作者并不是关心那些正在遭受“饥荒”“战火”之苦的人,他只是“关注”。
      
        作者眼中,今天的世界并不美好,作者希望“明天”会“更好”。其实,作者既然看到今天如此“饥荒”“战火”,讲的是今天的情况很恶劣,那就是说还谈不上“好”,所以,也不存在“明天”的“更好”,只能预祝“明天”的形势不要继续“恶化”。准确地讲,这首歌的题目应该是“明天会好起来”“明天不会如此恶劣”之类,用来安慰人,而绝不应有“更”出现。
      
        如何才能让明天好起来、后天“更好”呢?作者很慈善,他给出的答案是:旁观者付出神圣的“遥远的祝福”“虔诚的祈祷”;受难者则破“哭”为“笑”,然后两者一起进行“笑”“唱”和“为明天献出虔诚的祈祷”,等着日复一日,“风干”脸上的泪痕,——这样,似乎“远处的饥荒”解除了,“无情的战火”消失了,明天就会更好了。
      
        祈祷、祝福,哭泣、唱歌、等待,就能让“明天会更好”。

        你信吗?我不信。
    2017/12/21 9:17:09
  • 在翻阅这一套全集时,我突然想起《论语》的一段话:

        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这是一个伟大的知识分子的一生,就其尽心尽力,无愧于人,无愧于己而言,我认为是非常完满的,令人心向往之。

        陈映真历经国民党戒严体制下的高压统治,看到台独派的叫嚣吵嚷,不以分裂国家、仇视同胞为耻,看到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些令人忧心的现象,也看到大陆一些知识分子不遗余力的藐视自己的民族文化。

        但他终于亲眼目睹祖国的壮大繁荣,理解了中国可以形成一个新秩序,足以平衡恶质的资本主义的持续发展。就此而言,他应该感到欣慰,而我们也应该为他高兴。

        近代中国,民族长期蒙受屈辱,人民长期生活在贫困穷饿之中,终于重新站起来,圆了复兴之梦,并为世界和平带来希望,这是人类历史上极少见到的大事件。在这一过程中,多少仁人志士牺牲了,多少民众无辜受难了,但中国毕竟走过来了。

        这一段历史如果不被忘记,人们也就会记得,其中有一个生长在台湾、终生未在名分上回归祖国、一辈子系念祖国的作家,叫陈映真。(全文完)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亚际书院”,原标题|吕正惠:出版《陈映真全集》的意义,文章内容略有删节】
    2017/12/20 10:05:09
  • 在大陆实行改革开放以后,陈映真一则以喜,一则以忧。他看到中国经济的巨大成长,但他也看到大陆知识分子盲目的推崇美国的生活方式,他深怕中国会因此走上西方资本主义的道路,抛弃了原先的社会主义理想。

        但陈映真和一些认为大陆已经“走@资”的所谓左翼知识分子最大的不同是,他始终关注改革开放的实际发展,经过长期的观察和阅读,他终于在二零零五年左右看到了他的这些梦想有了实现的可能,他终于认识到改革开放的全部意义。

        我最近几年看习近平的讲话,看大陆所提出的亚投行和一带一路的构想,我常常想起陈映真,当我最后看到《“中国人民不能因怕犯错而裹足不前”》这一篇文章时,我感到一切都清朗了。陈映真的梦想与最后的认识,和共产党二零零零年以后的一切作为,竟如此相似,这真是太奇妙了。

        陈映真不只是一个梦想家,他还具有长期追寻探索的那一种极为认真执著的精神。他既坚持社会主义的理想,又深深了解到实现社会主义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之中,要始终实事求是的面对现实的困难。

        作为一个爱国主义者,陈映真对新中国从革命到建国,从建国到改革开放,从改革开放到本世纪的前十年,始终密切关注,中间曾经犹豫而苦闷,终于能够拨云雾而见天日。

        这种长期关爱祖国之心,这种长期注意中国现实中的发展,始终不改其志,这种精神,让人由衷起敬佩之心。他一生探索、思考和写作的历程,现在就按著年代顺序,呈现在他的全集中。
    2017/12/20 10:01:35
  • 近代以来,当中国备受侵略与欺凌时,受害最大的是全中国的老百姓,他们曾经在外战与内战的磨难中,饱受颠沛流离与飢饿之苦,连基本的生活需求都难以满足。但也正是这些广大的中国民众,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使得中国革命得以成功。

        在新中国建立之后,他们又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心甘情愿的牺牲一时的物质享受,全心全力的支持新中国的建设。没有他们的“赤裸裸的人海劳动”,中国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因此,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以一般人民能够过上“美好生活”为第一目标。

        就这点而言,“爱国家”和“爱人民”是密不可分的。这也就是说,强大的中国必须是一个“社会主义的中国”,它是以“人”为本的、以“人民”为本的,以“广大的人民”为中心的。绝对不能忘记这一点,这是陈映真思想的核心之一。

        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成社会主义强国,这还不是陈映真最后的理想。陈映真认为,中国在经济、政治、军事各方面都强大以后,还必须和广大的落后国家合作,对抗美国的单极霸权,这样才能让全世界落后国家广大的困苦贫穷的人民大众有希望过上好日子。

        陈映真认为,只有让全世界广大的贫穷国家一起富裕起来,才是真正在世界上实现社会主义。近代资本主义掠夺性的帝国主义,把世界撕裂成富裕和贫穷的两个世界,战胜这种贪婪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让全世界在和平中过上幸福的生活,这就是陈映真最大的梦想。
    2017/12/19 14:55: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510935375   阿河Cherry   daitao123   geshail   竹鹿思凡   dzzeng41   sds3336   文艺游侠 王文秀   randomsk   鼓山一叶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原空军航空兵部队飞行员,法学硕士。2003年获《南方周末》和搜狐网站联合举办的“2003全国首届时评比赛一等奖”,2005年获“第十五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QQ:10379878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jnzgj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