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昭武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族精神 - 谢昭武首页
强国摘录(155)
2018-01-10
字号:

    什么叫做大事,有三个指标:

    1、一定要配合国家的政策,因为国家它会引领所有的百姓走向当时最合适的方向,因此没有一个企业能够不配合国家的政策而获得成功。你看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当我们想要买美国某大公司的时候,他们口口声声讲市场是自由的,但是政府也是会出面干预的。

    2、大事一定是符合人群的需要,我们今天把它叫做市场,其实是人群的需要。

    3、它要谋取社会的福祉,如果对社会没有好处这种事情少干为妙。

    ——曾仕强

    人生是什么,人生是一连串的选择,因为摆在你的面前去走的永远只有一条路,当然有好几条路是可以选择的。当你决策的时候,你选择其中的一条路是没有办法后悔的,也没有办法重新来过的。可是你当你选上以后,你就走向了不同的命运。

    ——曾仕强

    我们必须要小心,我们随时随地都在走路,但是我们要提醒人有走向偏道的倾向,我们人有天生的选择错误的倾向,一切都是你选择出来的。

    ——曾仕强

    在很多很多道路当中,有一种叫“中道”。什么叫做“中”?我常常觉得身为中国人,居然不了解“中”,是一种奇怪的事情,“中”就是合理。我们今天所讲的中庸之道,把它变成中庸化。外国人不懂“中庸”,所以我想作为中国人,应该值得骄傲,做什么事都要合理你才能叫中国人,如果你做事不合理你没有资格做中国人。什么叫中国?就是任何事情都要求合理的国家就是中国。因此在情、理、法里面都是讲合理的。

    ——曾仕强

    什么叫正道,什么叫中道?中国人把“中”和“正、“和”,看成同样的意思。它也有三个指标:

    1、方向,我们今天都在讲速度,速度很重要,但是要方向正确了速度快了才是有用的,只要方向错误越快越倒霉,如果方向错了,速度慢一点好一些,方向正确了你才去加速不急。

    2、方法,方法错了,事倍功半,徒劳无功、白费力气。你方法对了,效率、效益、绩效统统出来了,当你觉得越来越烦,越来越没有主张,你的方法很有问题。

    3、方式,我们经常方向很好,方法很好,但是表现出来的方式错了,全完了。全世界有很多方向,最后只有一个方向是,你去读全世界的管理,不告诉你方向,从来没有中国人讲的层次这么高,我们的方向只有两个字叫“安人”。你说利益重要吗,你所得到的利益使自己不安,使别人不安,这种利益要它干什么,所有你能想出来的目标只要不安,统统没有价值。

    ——曾仕强

    什么叫“与时俱进”?时间是一分一秒在流动,记住时间一改变,合理性就开始接受了挑战。

    ——曾仕强

    什么叫做“生产力”?西方的“生产力”会讲知识、能力、会讲一大堆东西,而中国人没有,什么叫做“生产力”三个字讲完了“我愿意”,我愿意什么事都做好,我不愿意什么事都不好做。发誓都可以解约,连发誓都可以解约的,还有什么可以难倒中国人。中国人非常愿意,否则你哪怕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要他不愿意他就阳奉阴违他就找一大堆理由搪塞,最后把你气死,所以它没有用。

    ——曾仕强

    孔子从来没有讲过“己所欲施与人”。很多领导就犯这个错误,我喜欢工作,所以我相信你们也喜欢工作。没有那回事。我喜欢赚钱,你也喜欢赚钱,没有那回事,我们只能讲“己所不欲勿施人”。

    ——曾仕强

    中国人天生不喜欢人家管,他喜欢自动。……中国人是天生最不喜欢被人管的,一开口就是不要你管,你少管我,你凭什么管我。中国人天生不喜欢人家管,他喜欢自动。如果中国人很喜欢一个工作的时候,他会处在自动的状况。当他开始阳奉阴违的时候,他处在一种被动的心态。

    ——曾仕强

    我研究那么多年,中国人是天底下最难管的人,外国人会抗争表示我的不满意,而中国人不会。中国人只做一件事情,就是我什么都不说,我什么都不做,我只是安安静静把你气死。

    ——曾仕强

    西方的管理重点在高层,日本人的管理重点在基层,而中国人管理重点在中层,当日本人的领导是最轻松的,什么事,都是干部做得很好了。最难当的是中国的领导,你不可以硬碰硬,你不可以想什么样就什么样。千万不要逼你的干部,逼到最后你就是受害者,中国人已经深深抓住了人性的弱点,中国人是攻其弱点。

    ——曾仕强

    人性的尊严就在乎你有没有充分的自主,一个人只要没有自主他就不会很快乐的。

    ——曾仕强

    你们有没有发现中国人的是心理非常矛盾的民族,作为一个领导很难。你给他做他不高兴,你不给他做他还是不高兴,你给他做他不高兴是老找他麻烦,你给他做他还是不高兴,觉得你看不起他,这样很难相处的,美国没有这样的问题,该谁做谁就做,他非常的清楚。而中国人说,你把它分清楚了,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中国人定的制度到最后都有“其它”一栏,本来是很完整的东西,一加上的“其它”就变得乱七八糟,你会发现很多事情没有人做,我们要去想。美国人没有“其它”会做得很好,中国人没有“其它“就会有很多的空隙。

    ——曾仕强

    中国人最擅长的就是利用规定、利用指令来反制造很多问题。我常常觉得主管到最后他会被部属架空主要的原因就是你没有抓到他的心,只要你没有抓到他的心的时候,你很容易反控制,中国人反其道而行之是世界上少有的民族,这是我们的复杂性,大家不要掉以轻心。

    ——曾仕强

    中国人觉得你听不进去我就不讲,而西方人觉得有话就说,我不管你听不听得进去。

    ——曾仕强

    中国人的原则是隐形的。

    西方所缺乏的就是阴阳的观念。我们所擅长就是阴阳的观念,我们有刚就有柔,我们两边会照顾的。一软一硬就会服服贴贴,如果硬碰硬,你就会吃亏。我们对人性的掌握是谈到之一的,我们知道人性是矛盾的,我们也知道人性有时候讲理,有时候不讲理,西方人把人性看成理性我是不赞成的,我们经常是不理性的,但是我们的教科书都把人当理性来看。

    ——曾仕强

    将心比心有一个很好的道理,到底是公还是私,你一切为公你怎么变都是对,就算变错了人家应会原谅的,如果你有一点为私,人家就会怀疑你的,有一点错误你就完了……“动机”是看不见的。但是中国人很会猜,你的动机为公的,大家就能接受就算做得不好大家也没有什么话讲,只要你的动机被人家认定是私的你就完了,再好人家也不会肯定的。中国人的厉害有在这里,我们根据看不见的东西来论断,西方人是用看不见的结果来论断。

    到底我们是动机论还是结果论?中国人讲两句话:不以成败论英雄,西方人就是以成败论英雄,那是结果论,可是我们一方面不以成败论英雄,一方面却告诉你,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个人看起来马虎,什么事情都不用心,但是很奇怪什么事情都做好了。

    ——曾仕强

    全世界的管理目标都一样,都是要把工作做好,赚取利润,达到目标。但是各国的气氛又是不一样的。

    ——曾仕强

    过份重视人际关系而忽略工作效率,则会造成“一团和气,一事无成”的笑话。

    ——曾仕强

    无过与不及,才是理想的中道管理。

    ——曾仕强

    中国人认为管理就是做人做事的道理。做人就是如何搞好人际关系,做事就是如何提高工作绩效。搞好人际关系,提高工作绩效就是管理。

    只会做人,不会做事,是一团和气,是和稀泥,管理上等于零。

    相反,只会做事,不会做人,常常得罪人,他的管理也等于零。

    因此,要先会做人,然后会做事,这就是管理。

    然而,管理哲学,就是反省自己的管理经验。

    ——曾仕强

    论道理,有时多数人的看法不一定对,少数人的看法也不一定不对。近代西方人渐渐发觉:有时也不能完全服从多数,主张要尊重少数。

    ——曾仕强

    一千多年来,日本人被训练得能够全员一致,采取同样的行动,所以没有必要独裁者强有力的发号施令。

    ——曾仕强

    事实上,日本人警惕性很高,他很不愿意让自己变成少数。他会服从前辈的指示,照着大家的做法去做,如果有争执,只要提出一个全体目标,就很容易协调,所以虽然平日有派系,一旦对外或遇到重大事件,便会很快取得一致的行动。

    ——曾仕强

    中国的管理,即不是“划龙舟式”,也不是“抬神轿式”,标准答案是“很难说”,意思就是“不固定”。该“划龙舟”时就整齐划一;“该抬轿子”时就要像抬轿的样子,根据不同情况,该采取什么方法,就采取什么方法。

    中国人在非投票不可时,最好采用不记名投票这样比较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

    ——曾仕强

    全世界的人都在追求合理,管理也一定要合理化。然而西方人的合理,日本人的合理,中国人的合理是不一样的,不应混为一谈。

    西方人的合理主义,是以一个原则来说明全世界的一切一切,如西方人信奉神教,即上帝总管。上帝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由上帝来主宰世界。西方人认为有一条原则可以说明全世界,因此他们常常说:什么导向、什么导向。

    ——曾仕强

    在管理方面,日本人很重视前辈的经验,在前辈的指引下,少数必定跟着多数走。

    ——曾仕强

    中国人从很多的原则中却把握一个变动的原则。原则有许多许多,而且可刚可柔,可上可下,可阴可阳,但要把握一个原则,这就是变动性原则。全世界的一切一切都在变动之中,中国人最懂得变动的道理。

    ——曾仕强

    如果多数人能够照顾少数,彼此就很好商量。如果多数欺凌少数,那么反抗的力量就会很大。一切要重视事前的疏导。互动就是感应,事情就好办;有感无应,事情就难办。公谊私交都重要,先透过私人交情,有时就更具效力。

    ——曾仕强

    中、美、日管理各有什么特性?美国式管理--专业性--重视专业知识。日本式管理--一致性--重视团体精神。中国式管理--变动性--一切都看情况。

    ——曾仕强

    中国人的变动性,是因为爱《易经》的影响,一切都在变,制度在变,是非在变,标准也在变,中国人的生存力和应变力很强。

    ——曾仕强

    中国人的个性是不一定,中国人的事情有变动性,抓住这两句话,管理就比较容易掌握住精神。

    ——曾仕强

    日本人服从至上,是事大主义,谁大听谁的,平日派系多,但为了团体目标,所有派系纷争均告平息。好处是非常团结,可以一致对外。坏处是十分危险,一旦目标被误导,就难以自拔。日本人只讲资历,不讲能力。

    ——曾仕强

    中国人视情境调整对策,是中庸主义。

    “中庸”绝不是A+B÷2,他绝不是马马虎虎,真正解释“中庸”是“合理”二字,平日派系多,为了团体目标,可能平息,也可能更乱。

    中国人任何事情都有两种不同的结果,我们要在事情将要发生而尚未发生的时候,及时导正,事先沟通,这是管理中最重要的时刻。好处是不走极端,可以随机应变,因时制宜。坏处是弹性大,很难确切把握,如果智慧不足,难以恰到好处。

    ——曾仕强

    太极思想=整体思想

    整体之内,各个构成分子之间隔相克,是事实,无从否认。但同时同事亦有相依相生,亦是事实,无从否认。因而如何化除相克、减少相克,而为相生发扬相生,以维共存,不致两败俱伤,趋于毁灭,乃是整体思想最伟大的功能。

    ——曾仕强

    对中国人,最好让他心理上有一点准备,然后再来跟他沟通,这样就比较有效,而不能突如其来、开门见山地就把事情讲出来,否则,他会觉得奇怪。

    ——曾仕强

    不执着的特性在管理上的好处

    1、头脑灵光--容易随机应变。环境越变动,应变能力就越强。中国人生存能力强的原因,就是能够随时调整自己的脚步。

    2、自动调整--在工作进行中,能随时随地的加以调整,以求达到目标。

    3、弹性应用--企业内部外部环境在不断变化,当随各种压力时,随时做出弹性反应。

    4、把握情势--有利的情势来临时,能及时加以把握。

    5、不怕困难--水来土掩、珍来将挡,天大的困难也可以设法解决。主要是应变能力强,心中不害怕。

    中西方人的想法不相同。西方人一定是两个选一个,非甲即乙。而中国人是两个同时存在。我们称其中为“两含思想”,就是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看同样的事情。如果稍微领略一下“话分两头”四个字,那么,对我们的管理就很在帮助。把两方面的意见综合起来,就很容易被人接受。

    ——曾仕强

    按照中国的民族性,参与管理的意愿相当好,可是做法不太一样。中国人很想参与,但是又不敢参与,这点要突破,要让他们很自然的参与。要让所有员工都感受到:老板很重视他,公司的事情都会让他参与,他就是一种荣辱与共的感觉。

    中国是一个相当感性的民族,除了理性以外,还要充分重视他感性的部分。

    ——曾仕强

    孔子说:“修己以安人”。一个人先把自己管好,然后使跟你在一起的人都感到很安,你的管理就上轨道了。建议管理不要太严,太严部属不安;也不要太松,太松你自己不安。

    ——曾仕强

    衡量一个人肯干与否的标准,包括四个层面:⑴能干;⑵肯干;⑶忠诚;⑷持久。

    ——曾仕强

    中国式管理就是合理化管理。可是在合理化之外,还要注意安人,我们叫做人性化管理,中国人最讲“仁”和“义”。“仁”是安人之道,就是用仁心去安人;“义”是经权之道,就是恰到好处,管理的最高境界就是做到“恰到好处”。

    经权的法则:时中。(此时此地最合适的决策)

    1、不可墨守陈规--过去有效的方法,现在不一定有效。

    2、应该力争上游--不进则退,要不断求取上进。

    不断的求取上进和不墨守陈规,才是管理者应有想法。

    这样我们可以把它分为以下三点:

    第一点:取经用宏--牢牢记住紧要原则,进行普遍的应用。

    第二点:折衷致当--折衰不是取中点,而是取合理的部分,要折衷到合理的地步。

    第三点:因时制宜--时间变了方法就要变,与时俱进,时时刻刻跟上时代,甚至走在时代的前面。

    平常要按照常规做事情,叫做守经,非常时期,就要有突破性的做法,叫做权变。

    ——曾仕强

    要使中国人敢授权,就要使部属做到内方外圆或内圆外方。

    方=基本原则,是不可变的部分。圆=应该有弹性的部分。

    权的后面往往要一个"限"字,就是"权限",这说明,权是有一定限度的。掌握某种权力,都不可超越界限。

    每一个人,碰到一件事情,每一件事要想:这是不是在我的权限范围之内可以改变的?如果可以,我才斟酌去改变,如果不可以,要向上面去请求。只有养成这种习惯上司才敢授权。

    ——曾仕强

    权不离经

    1、权不离经的意思是:如果你一直变,变到连原则都变掉了,就成了离经叛道,是违反原则的,这不叫变而叫反。

    2、变是同质的变,不是异质的变。只有同质的变才会万变不离其宗,千变万化不离目标。

    3、经必须很慎重,尤宜时时榫、修正。

    ——曾仕强

    权不损人

    1、任何一件事情要改变,都会有人得到好处,有人得到伤害。

    2、经不损人才能普遍获得支持,权而损人,受害人就会阻挠。

    3、凡有权宜应变,先让有关人员参与研讨,共商利弊。

    4、取得协调之后,上司行命名同意权,部属自然会顺利执行。

    5、实在无法达成协议,上司才出面协调,但应一本公诚,绝不偏私。

    6、在权变中培养自动自发的精神。

    ——曾仕强

    《易经》中有四个字,要好好记住:即时、位、中、应:

    1、时--时机。我们做事情,应先考虑时间对不对。选择好做事情的时机。

    2、位--身份。我的身份做这件事合适不合适?如果不合适,可让别人去做。

    3、应--反应。如果时机和身份都合适就去做,做了之后要看反应,随时随地进行机动调整,以求其中。

    达成目标是不变,可是怎么样才通达成目标,却随时要变。

    只要心很正,意很诚,察颜观色并不是小人的行为。以不变应万变,用不变的原则,应付万变的现象,这就是经权。

    ——曾仕强

    中国人最懂得持经达权。我们不能有经无权,有经无权的人太固执、太呆板,而有权无经是乱变,要避免有权无经。也要避免有经无权。我们中国人最了不起,有经有权,有不变的部分,也有变的部分,不变的部分要坚持,变的部分要放手,抓住目标,放手让部属去发挥,这样,我们的管理就会有很大的功效。

    ——曾仕强

    管理就是管得合理。管得合理,人们就接受;管得不合理,人们就会抗拒。

    中国人有时候不要你管,但有时候却又希望你管。当他有信心、有把握时不要你管,当他做得不好、有困难时,又希望你管。这要看需要而定。

    管得太早,他听不进去;管得太晚,是马后炮;管得太多,他不高兴;而完全不管,他就会乱来。

    但是,我们还是有一个重要的原则:合理的事情,大家终究会接受;如果不合理,大家就要抗拒,这就是适中。

    ——曾仕强

    任何事物都有先天的矛盾性、阳中有阴、阴中有阳,科学的方法是客观的,而使用方法的人是主观的。对物可以用科学的方法,对人则用将心比心的方法较好。

    ——曾仕强

    中国式管理,可以用“关心、休谅”来形容,即上对下要关心,下对上才能体谅。管理者将心比心,要把握四个原则:

    ⑴凡是对自己有利、对别人也有利的事情,尽量去做;

    ⑵凡是对别人有害,而对自己没有利的事情,最好不做;

    ⑶对别有的害,而对自己没有利的事情,最好不做;

    ⑷损害自己,而对别人有利的事情,必要的时候,还要去做。

    ——曾仕强

    主管要做到以下三点:⑴适时支援;⑵尽量鼓励;⑷表示感谢。

    ——曾仕强

    使员工忠诚肯干的法宝

    1、安人之道。了解员工的不安。不安全为个别不安和团体不安。个别不安要给予解决;团体不安,要向上级反映,做整体考虑,全面解决。实在做不到,要给予说明和答复,取得谅解。只有员工心安,他才能忠诚、肯干。

    2、经权之道。使员工了解持经达权的道理,即上级交待的原则不能变,但是为了达到原则的方法可以变,如果能够真正变通,就可以放心授权,反之,则不能授权。但是,违法的事情不能做,即不能使其侵权、越权,只有切实授权,员工才能忠诚而又肯干。

    3、洁矩之道。安人与经权,都应将心比心。凡事尊重对方,片此协调,解决面临的总是修己并且安人,员工才能忠诚而肯干。

    修己是基础,一切从修己开始。安人是目标。一个人只会修己不会安人,那他只配做隐士。而管理者应既会修己又能安人。方法是:有计划,能控制,透过组织,适当领导,会协调,不断训练,通过这些活动,修己后才能安人。主管修己后要能发挥一种感应的作用,即主管的感,要有员工的应,才能产生力量。

    ——曾仕强

    你凭良心才合理,合理就合法。

    日本的工厂里常有一句话:“品质从良心来”。美国的科技超过日本,但为什么竞争不过日本?主要是日本的工厂里没有监督层,整个监督层的成本都省掉了。他不需要监督,他会凭着良心认为“这个产品是我做的,我就要做好。如果做不好,将来流程到下一个工序,人家发现是我做的,我会很惭愧。”所以,如果我们不能把良心发挥出来,这在管理上是个很大损失。而良心恰恰是我们中国人开发出来的,而日本人却用得很好。

    ——曾仕强

    合理不合理,很不容易认定。如果条凭良心,道理就很明了。

    ——曾仕强

    情,是彼此彼此,互相互相,用情来讲理,大家才能够接受。情像中药的引子。就是讲理之前,彼此的心理建设。

    “情”,是中国各地最宝贵的东西;“孝”是子女对父母应有的情;“忠”是部属对主管应有的情;“理”就是表达情的一种方式,所以我们常讲“君子发乎情,止乎理”。孔子主张,人的感情要自然的流露。

    如果员工完全没有情,没有喜怒哀乐,什么都不在乎,那就不好管理,因此还要利用他的情,利用他的喜怒哀乐来管理,这才是合乎人性的管理。

    人而无情,怎么能叫做人?情并不可怕,要珍惜情。庄子讲“无情”的情是指好恶之情,你有你的好恶,我有我的好恶,这就不会起纠纷。庄子又主张“忘我”,把总是忘掉,把苦恼忘掉,就会减少很多困扰。

    人不可能无情,虽然能暂时忘情,但终究还要回到现实社会中来,还是要讲情的。

    管理者如果具有仁爱之心,就应该反情扩展到所有的人,替大家着想。

    ——曾仕强

    一切凭良心就会合理,合理自然合法。所以,从凭良心开始,而做到合法的地步,这才真正叫中国式管理所能行得通的途径。

    ——曾仕强

    情、理、法有它的不可分割性。运作起来,要双轨动作,而不要单轨运作。要了解情、理、法的双轨运作,首先要从“中”字了解,“中”是中国人的基本信念。

    中国人最重视人,因为人在天地之中。我们常讲“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二五居中”、“ 居中为吉”。

    ——曾仕强

    情、理、法以什么为中心呢?理在中间,理最大,理就是中心。

    有人敢说:“我这个人不讲情面。”也有人敢说:“我才不管什么法不法。”但是没有人说:“我这个人不讲理。”当人提到情时,总是说“合情合理”;提到法时,总是说:“合理合法”。要么“合情合理”要么“合理合法”,两边都要拉上“理”字,这才站得住。讲情讲到合理的地步,讲法也讲到合理的程度,这才是真正“情、理、法”的意义。

    ——曾仕强

    讨好是一种虚情假意,讨好是死路一条,绝对不要存心讨好任何人。

    中国人不容易被讨好,而且也怕你讨好他。你讨好他,他就会提高警惕。不讨好才是真情。要诚心诚意,发自内心的关心,这才叫情。情行不通,再绳之以法。

    ——曾仕强

    我国管理思想,以儒家为主流。孔子“摄礼归义”,更“纳礼于仁”,构成“仁、义、礼”一贯的思想体系。孟子重仁、义,并不忘礼;苟于重礼、义,也不志仁。儒家“仁、义、礼”的管理理念,实践起来,就成为中国人常说的“情、理、法”。

    ——曾仕强

    “情”必须以“理”“法”为基石。许多人从表面上观察,认为中国人是讲“情”的民族。其实,中国人所看重的,乃是可贵的“合理的情”;中国人所十分厌恶的,实际就是“不合理的情”。“情理”合,才是纯真的“情”。

    ——曾仕强

    一般人的错觉,总以为“中国人喜欢被讨好”,只要肯用心去讨好中国人,自然左右逢源,什么事都办得通。其实,中国人最不容易讨好,因为我们的警觉性很高,遇到有人讨好,立即提高警觉:“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因而怀疑“他究竟安的是什么心。”以致“心里好笑”,处处加以防备。

    历史上有很多事实,证明喜欢被讨好的人,最后被小人所包围,因而拖累了自己。更加让后代的中国人,对存心讨好的人,敬鬼神而远之。

    中国人喜欢和谐,用“和谐的途径”来“解决问题”,才能够“圆满”。和谐而非讨好,是中国人的重要特性。

    ——曾仕强

    看开不是看破,一切都看破,就会消极而退缩。一切都是空的、假的,我们心理明白;但在未破之前,仍旧把它当做真的。等不等得到、获不获得成,根本无所谓,却能够“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兢兢业业地撞下去,叫做看开。中国人主张“尽人事以听天命”,便是看开的表现。我只管尽自己的力,至于成功不成功,并不计较。这不是”一般人所批评的“尽力主义”,好像对成功不抱强烈的企图心,而是进一步了解“成功”本身也是假的。此时的成功,也不过是以后的失败。历史上每一朝代的开创,终究免不了末代的危亡。

    ——曾仕强

    有些人一直以为中国人喜欢玩乖乖牌,似乎只要顺从,就有前途。实际上中国人并不欣赏完全听话的人,甚至把他们称为“奴才”。中国人最重视的,是“有所听有所不听”的人,亦即“尊重他人的意见”却“不会盲目顺从”。

    尊重不一定是“口服心服”,它代表“你对我好,我没有理由不对你好”,以及“你尊重我,我当然也尊重你”的“交互”心态。中国人相信“敬人者人恒敬之”,便是此理。

    做为一位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和谐绝不讨好、看开而非看破、圆通绝不圆滑、尊重而不盲从,才是光明正大的合理心态。

    ——曾仕强

    中国人则自古以来,便发展出另外一条“追求极大和乐”的“和谐”途径,用和谐来解决所有的问题。实际上,了解中国人性格的人,就很容易看出“中国人太喜欢争,而且一争起来往柱不择手段,多半不遵守游戏规则”,所以不能鼓励中国人竞争,却应该走出“不争之争”的道路,“用不争来争”,“以让代争”,也就是在“和谐当中”化解“恶性竞争”,以免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

    ——曾仕强

    部属最好有机会追随强势的主管,只要尽力而为,好好协助他,便可以“同登龙门”,这是最有效的升迁途径,不需要经过激烈的混战。然而,强势主管毕竟是“可遇不可求”的,求不到机会,一点办法也没有。同时强势主管多半要求严格而且丝毫不苟,追随这样的主管,升得快死得也快。升不上去又让他有不好的印象,那就更加倒霉。遇到弱势主管,部属得不到强而有力的支持,也很难在主管晋升的时候,获得顺理成章的升迁。但是,在背景不够强的环境中,才能够真正磨练自己,使自己更加机警与稳健,就算必须竞争才有升迁的机会,也是成败操之在我,总是值得自豪的。

    ——曾仕强

    不管什么情况,在决定的关键时刻,都免不了一番争夺。尽管不争之争老早已经开始,最后关头,总是明显化而白热化。

    ——曾仕强

    有些人失败之后会成功,有些人则失败之后不会成功,这是什么原因?我们不是常说“失败为成功之母”吗?。为什么有不同的后果呢?仔细观察的结果,很容易发现那些遭遇失败,却不怨天尤人,不乱发牢骚,反过来好好检讨自己,进而充实自己,等待下一次机会到来的人,他就获得成功。

    至于那些失败之后,便归罪于别人,认为自己受委屈、吃大亏,因而到处发牢骚,就算下次机会到来,他也把握不住,自然无法得到成功的果实。

    ——曾仕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ghfhxgxy   taianwm   博浪股谶   SleepyBag   caogenwang2018   现实观察   陌上花开   lutao1976   聚聚juju   a112233mua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谢昭武, 1978年10月生,工程师。1997年参加工作,基层工作经历让我看到民族精神和社会体制的种种弊病,我决心为培育民族精神和改革体制而奋斗。培育民族精神既可操作也须先行,多数体制改革需要各方面条件的成熟,弘扬民族精神可以辅助体制改革。主要成果:一、完成50多万字的《优秀的民族精神》草稿,提出三个学说;二、2003年5月我创办中华民族精神网;三、收集古今中外有关强国的精辟观点,形成150多万字《强国摘录》。QQ:314877823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jnzgj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